人气稀薄文笔一级烂伪写手

这几天思考了很多

觉得自己坚持了很久并且为此努力的东西 因为这么一个破公司 全都散了 一切担心的都成为了现实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? 所有的人都无力回天了吧? 这对于我爱的那些少年来说太不公平 以后我可能还会继续写 写老糖 写那种被用烂了的梗 写那些大家都早已熟知的故事 只是因为我看不到他们的未来 在哪里相交

超人先生(源霖) 丧尸岛衍生

用所有可能,做你的英雄。

(半假半真,凭记忆写的,可能与实际有出入)

贺峻霖只要一想起去鬼屋这件事,就觉得天都快要塌下来了。老丁和他开玩笑:“怕什么,这回又不去长藤鬼校。”

那不也还是鬼屋?

“切,我胆子有那么小吗?”他嘴硬,逞强的说。

分组是自行选择的,贺峻霖还没来得及说话,张真源就把自己的胳膊举的老高。

在贺峻霖前面的组一个个都进去了,不管哥哥还是弟弟都带着劫后余生的表情出来。士大夫喊到贺峻霖名字的那一刻,他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,内心立马涌出一种壮士赴刑场,一去不复返的悲壮。张真源捏了捏他的掌心,用坚定明亮的眼神告诉他

别怕,我在。

贺峻霖看他一眼,鬼使神差半推半就就进去了。反应过来后,赖在门口,死活不挪半...

单恋【未完】

其实是双向暗恋 双视角

chapter.1 贺峻霖

贺峻霖在教室里做着听力练习,闲暇时抬头望一望窗外的天。云是浅粉色的,大朵大朵的连缀成紫色红色的渐变,直直延伸到操场外。


操场上有学弟们踢足球,嬉闹欢呼声不绝于耳。他这个时候早已经没了刷题的心思,羡慕的观望赛事好久。其中有个12号球技格外出色,灵活地在人群中窜来窜去,连进了好几个球。


贺峻霖,你去提醒下操场上的人进教室。”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师站在了他桌前,拿笔敲他的桌面。“是...” 贺峻霖的脸腾地一下就红的像要爆炸。


他慢吞吞地走到操场边,拦住那个捡球的...

一见...钟情?(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)

  单身数十年,我非常明确的是我对向横的感情,喜欢。

  下课后磨磨蹭蹭为了看他从走廊上飞奔而过;开会时打量他的一举一动;偶尔神游不知不觉写下他的名字;从不与他对视因为害怕脸红透露小心思......


一见...钟情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到向横。

女生眼中的十八中校草,男生则说他仗义,老师口中典型的反面教材。...

特务J

    “内部消息:组织出了个叛徒。”

    简亓和我对坐着,那双含满失望的杏眸看得我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好像我格外喜欢的那张脸,在此刻变得那么陌生。

    记得第一次见,简亓正在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    他总爱用手枪轻松击杀无力反抗的人。那天是阴天,细雨打湿了他额前的碎发。不像别人统一的西装搭衬衫,他特立独行的穿了件黑色高...

私心给第二人生中 两个我最爱的角色

红豆(亓我)

用整个宇宙,换一颗红豆。

(终于是一篇完整的?)

窗外是大雪纷飞。

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,瞧见足足深到小腿的雪,真的很令人兴奋。

那是我头一次见到简亓。

白色高领毛衣,驼色毛呢外套。他很高,平时不苟言笑的面容,也隐隐有了笑意。陶桃挽着他的胳膊,两个人在一起谈笑。我从他身边走过,闻见一股海盐味。

大概,干净和清冷,就是这么并存于人一身的。

陶桃是我的学姐,风云人物。成绩好,相貌好,家世好,除了样样精通以外大概只有傲骨凌人是她唯一的缺点。我最羡慕她的,是有一个简亓这样的男朋友。

我先天没有优势,既不上进也没天赋,除了偶尔心血来潮努力赶一赶,怎么也跟不上这两人的步伐。陶桃姐在家族企业积累经验。校门口的奶茶店,是我兼职...

年下狼狗文X人生导师贺

传媒大学根正苗红的学生张真源,最近发现他的专业课老师不对劲。每次下课后总是急匆匆溜走,就连向他讨教
“校内牡丹总失踪,采花贼意欲何为”
“女生宿舍频频失窃,究竟是王不见王还是织女牛郎”
这种课后习题的机会也没有。

因此,他决定发扬狗仔张专员的精神——探查真相。

贺老师首先把他那辆“宝马”鬼鬼祟祟锁在重庆某购物商场旁。再为了掩人耳目,七拐八拐绕好几条巷子来到犯罪现场“老王夜宵”。

“堂堂传媒大学教授义正严辞拒绝学生请求,只为一博夜宵摊主笑颜。”真相竟然如此简单,嗯,记下来。

待张真源走后,贺老师眼里闪过精光,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,一口纯正地道的重庆话脱口而出:“老板,来三个兔头!”

夜宵摊的老王把兔头端上来...

情侣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出狗叫了

1 / 2

© 阮柒 | Powered by LOFTER